鹤子渚。

散装儿写手,随心填坑。自娱自乐系列,拒绝吐槽文笔内容,客气点的我爱您!扩列加3423139720。等您到来!

- 云梦‘我’x蔡居诚
- 友情向
- 有私设
- 第一人称

金陵城不愧是天子旧都,不论是从那个地方看都甚是繁荣,从旧都中依稀可见曾经的辉煌。我牵着马在路上随意的闲逛着,不知怎的就逛到了一家花楼前。我将马交于接待者,便大步流星的跨进店门。一位身材还算不错的女子扭着腰向我走来,明明还有几步之远却突然扑倒我怀中。那女子娇羞的笑笑,拿着刺鼻的手帕向我招呼着。“小娘子你唤我梁妈妈即可,哈哈。”我笑脸喊着梁妈妈好。“不知小娘子,想要点哪位伶人呀!”我摇摇头不清楚,结果梁妈妈挽着我的胳膊。指指木牌向我推荐“蔡居诚”。

“蔡居诚”我内心犯嘀咕这名字有些熟悉,可就是忘了在哪里听到过了。我满是笑意的接受了梁妈妈的这个提议,当我踏入“蔡居诚”的闺房,见到“蔡居诚”的第一面。我就突然想起来了!原来是他!我内心窃喜,合计着这次偷溜出来没白来,终于让我碰到了蔡居诚。蔡居诚坐在房中来着我脸上不明所以的笑容,说的话也有些虚“云梦的弟子都这么清闲吗?居然来这种地方!”

“师姐师妹们不清闲,可我清闲啊!蔡师兄!”我一脸欠揍的冲他笑。直径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一杯茶,就闲聊了起来。蔡居诚总是不想搭理我,时间快结束之时蔡居诚就催着我赶紧把钱交了然后滚蛋。我笑呵呵的问着蔡师兄如此着急,是因为丢人还是没钱呀?蔡居诚仿佛料到我会这么问,眸色暗暗对我说“丢人。”可我却未猜到蔡师兄会这么回答我,轻咳几声说句“小女子失礼了。”放下钱袋便离开了。

至此以后只要我从云梦中偷溜出来,必去金陵城找蔡师兄闲扯。把最近发生的大事全通蔡师兄一一说出,有时还会带着吃的玩的给蔡师兄拿去。一般蔡师兄都会嫌弃的说我幼稚的还收下了我的礼物,而后时间长了,我也就成了这里的常客,蔡师兄对我的脾气也有慢慢的有所好转。某天静下心来我平心静气的问蔡师兄可想重获自由,我会帮助他的。蔡师兄撇我一眼喝口茶对我讲“小姑娘家的,把钱攒好。省的等将来嫁人该拿不出彩礼钱了。”吃着糕点的我听到蔡师兄这么说突然一下噎住猛咳,蔡师兄嫌弃的为我快速倒一杯茶水。我迅速喝下长喘口气,接着又是笑脸对这蔡师兄说“哈哈哈哈哈哈,蔡师兄不必担心!师傅会为我准备好的!哈哈哈哈!”

金陵城的雪下的异常大,可能是因为将过新年的原因。蔡师兄对我飞鸽传书,让我在知府的树下寻他,我匆匆的向师姐告假便快马加鞭的去找蔡师兄。落雪衬得整座金陵城分外寂静悠然,显出一派祥和之气。可我没心去欣赏它们,一心想着蔡师兄为何会这么着急的找我。好不容易赶到却看到蔡师兄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银白的树下,身上的衣物也不见增加。我三两步快速跑到蔡师兄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把多余的皮袄披在蔡师兄身上。

蔡师兄噗呲的笑出来,就开始不情不愿的说出一堆话。我糊里糊涂的听着蔡师兄说的话,好似有些是祝福我“新年快乐”之类的。听完后我还是不太明白,这时梁妈妈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同我说这一年居诚多谢老板们的关照,于是她就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报答老板们的爱戴。这时我才清楚蔡师兄其实没出事,等我合计过来梁妈妈已经不在场了。我有些气愤的对蔡师兄说“你对我飞鸽传书,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蔡师兄有些尴尬的与我解释着,这将近新年梁妈妈就胁迫他招揽生意。彻彻底底明白缘由后我无奈的干笑道“蔡师兄,你可是我在这偌大的金陵城中唯一值得相信的人了。你若是下回在这么耍我,恐怕我是不会再这么急匆匆的赶来了。”我面色冷漠看着蔡师兄,蔡师兄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眼神躲躲闪闪最后妥协下来,说他下次不会这么做了。我才重新对他露出笑脸,于是我就利用蔡师兄休息的一天带着他在金陵城中四处随意乱逛着。

踏进云梦的林子中总是能闻到丝丝草药香,云梦弟子们手拿竹篮采摘植物。处处都透露着温雅的气息。“江曦,你回来啦?”我转身看向师姐嘿嘿的笑着,“又去找你的那个朋友了?”师姐冲我打趣道。我讪讪的晃晃手中的莲花灯,主动的去接下师姐的竹篮子。回住所的时候我同师姐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就在我去金陵城浪的这几日,师姐替我向师傅隐瞒了我的去向,说我在房中专心研究法术。我感激的抱抱师姐,又从袖中掏出个墨色小盒子。

“这是什么?”我用眼神示意着师姐打开,入眼的是只素白的翠玉簪子。“江曦!这是送给我的吗?”师姐满脸高兴的问我“当然!就当作是师姐这几日替我向师傅隐瞒的报答!”我看着师姐迫不及待的让我把簪子给她戴上。师姐看着镜中的自己甚是高兴,不过高兴归高兴。师姐还是嘱托我最近几日不要再出帮派了,好像是有大事要发生。我依旧是满不在意的听着师姐的话。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几天内云梦出了大事。先是瘟疫患者来此处求医问药,而后事态愈来愈严重。我也不好在偷溜出云梦,就在云梦中安心的陪着师姐处理医患。“明明这几日都好好处理得啊,为什么突然有患者死亡了,师姐?!”我焦急的问着师姐。师姐冲我摇摇头,表明她也不清楚。我内心好似千万根丝线缠绕在一起,甚是闹心。就连傍晚回房内休息时,我也唉声叹气的。

糟糕的事情总会一起发生的,今天我处理患者时,一位中年男子指着我大声的喊叫道“我!我见过你!!前一月你为何不救我!!”我好奇的好声好气的问他“大叔,你何时见过我?别添乱了,好好休养生息行吗?我会把你医治好的!”那男子却发了疯般偏偏说见过我,可我回忆了一通没见过这男子。刚准备解释却看到师傅向这走开,我内心暗叫不好,师傅不会听到了吧。就见师傅挥挥手让我离开。

“江曦,你可有什么事瞒着我?”师傅坐在椅子上摆弄着莲花灯,语气冰冷的对我说。“师傅,弟子不该偷溜出门派。”我满脸我错了的样子看着师傅。“呵,你还知道啊,出去也就算了。和那个逆徒蔡居诚有瓜葛就不行!”师傅说完身旁的茶杯突然碎裂,我满脸委屈的对师傅说“师傅,其实蔡师兄人挺好的啊。真的!”“还一口一个蔡师兄!好啊江曦,不要以为你平时功力不错我就不敢罚你!你!去给我闭关修炼!直到大关突破你再出来了!”

自小熟悉师傅秉性的我知道这次铁定不能让师傅松口了,于是我就在房中奋笔疾书的写着对蔡师兄告别的书信。

——蔡师兄,由于某些突发事件,我往后的日子都不能去见你了呢,被师傅罚去闭关。虽然听起来很残忍,但我知道师傅是为了我好。可不知我这次闭关何日才能出来,蔡师兄你要每天好好的啊!不用太想念我,一出关我肯定会马上去找你喝酒的!哈哈哈哈!

——自我们两个交朋友到今日不曾想已经过了这么多时日。

——蔡师兄

——就算几大门派都说你是打算杀师兄弟,背叛师傅的逆徒。

——但蔡师兄你对我和传言中一点也不一样,我相信蔡师兄是有苦衷的,但是我希望蔡师兄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此时一别,不知何日相见。江湖这么大,可我的真心朋友却寥寥可数。有人的地方皆是江湖,望蔡师兄您今后一切安好。

——勿念,江曦。

把书信托人送出后,我忘却杂陈俗世,一心投入修炼。

——“送君千里之外终有一别”

缘见。

致:苏蓉蓉的信。

致:苏蓉蓉的第一封信:

你我相别已有数日之久,曾记得第一次与你相遇是在江南城外的某个小茶铺。本应是我与你家公子见面议事,却不曾想他被要事缠身无法过来,也罢,不然我也无法与苏姑娘你相识 相知 不悔见过你。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第一天在茶馆在疯疯癫癫的傻子?即使他对你出言不逊,但是你担心他会伤害其他人,便让我去赶走他,在赶走他的过程中我还和他交谈起来,回来时把内容告诉与你。你跟我讲“即使是傻子,也会不顾及多年情分和亲兄弟反目成仇”就连傻子都有的欲望,更何况普通人呢。

致苏蓉蓉的第二封信:

当我从自家门派初入江湖闯荡的时候,去的第一个地方便是金陵。这也是我同苏姑娘你,楚香帅留下不解之缘的地方,初到金陵城在我感叹金陵是天子旧都之时,看到了半路劫持车队的一伙黑衣人,年轻气盛的我拔刀相助,帮车队的人赶走了黑衣人,镖头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请求我让我把黑衣人劫走的金家的琅轩玉盆景给夺回来。我一路追赶着脚印,却发现金陵鼎鼎有名的刀捕头要把楚香帅捉拿归案,我成功的助楚香帅从众目睽睽之下极其潇洒的走了,傍晚我们将计就计将它献给玲珑坊的花魁本以为能引出盗宝之人,却没想到金家的大小姐出现了。再解决完所有事情之后,我才忆起来苏姑娘你还在等我,当我赶到时江南下起了朦胧的细雨,我看到了站在树下躲雨的你,看到了孤苦伶仃的你。对不起,苏姑娘,让你久等了。

致苏蓉蓉的第三封信:

我既已碰到了楚香帅,那苏姑娘你也就不必等我了,请随我们一同踏上江湖这条路吧。近日在江湖上听说有一种“仙药”吃了能让人功力大增,对此我们都深信不疑,于是我们来到了“仙药”的本家,“十二连环坞”既然消息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那就在这里一探究竟吧!在这里,我见到了武维扬,云从龙生前心心念念的大哥。我还结识了胡铁花等少侠,我们帮助云从龙的侄子解决掉了武维扬,也发现了使武维扬言听计从神秘女子,她大概就是凤尾帮的“圣母”了吧,却没有帮助老前辈们脱离苦海,对此我深感愧疚,却也无能为力,若我能强大一点,哪怕一点!我也定能护你们周全!从“十二连环坞”事件中刚刚脱身出来,我便去找你,因为,苏姑娘,我还欠着你第三碗茶呢。

致苏蓉蓉的第四封信:

某日早上我受到了金大小姐的书信,想让我与她一同前往“雪庐书院”去认识认识她的施姐姐和云姐姐。到达“雪庐书院”的当晚我们一同看了来自京城的伶人和施茵的表演,很精彩,而且经历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施姐姐和左姐姐竟然“换魂”了!解决完“换魂”事件之后,我们也见证了一对相爱之人相互发誓携手走到最后的场景。我很感动也很欣慰,不知苏姑娘你的心爱之人在何方呢?

致苏蓉蓉的第五封信:

多日不相见,不知蓉蓉姐你可好?我马上要和胡大侠去一趟张简斋先生那里,再去调查调查“仙药”的事情,这就准备启程了,蓉蓉姐回见。

致苏蓉蓉的第六封信:

蓉蓉姐,我现在是在金大小姐的闺房中给你写信,现在大小姐经历了种种对她不利的事情之后她已经顺利的接管了金家,虽然她现在一时难以适应这个位子,不过我相信她一定是个出色的家主,同样,金家主失去了自由,无法外出游历江湖,去寻找值得她托付一生轰轰烈烈爱一生的人了。“得到就意味着失去”这是我悟出的一个道理,我即将启程去中原,听胡大侠说,楚留香和蓉蓉姐你可能会在那里,那我必定快马加鞭的赶路,不会让你在辛苦的等我了。

致苏蓉蓉的第七封信:

蓉蓉我不清楚你现在的心情如何,不知你现在想做什么,我很对不起你没有帮助你把你心中所想全都表达出来,我很愧疚,我多想现在就在蓉蓉你的身边安慰你,蓉蓉你听我说,哭一场可能会变得好一些,你不要在委屈自己了,想哭就哭出来吧,放下眼前的感情吧蓉蓉,试着忘记他。我曾经许愿在给丫头放飞孔明的的时候许过愿望“要护我身边的人周全”,然而,我却没有护住你。我相信你肯定会遇到比楚留香更值得你去将一生都交于他的男人,也许他就在等着蓉蓉你去发现,不要伤心了蓉蓉,你哭的样子我甚是心疼,心中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好全表达出来,愿你安康,蓉蓉。

致蓉蓉你的第八封信:

蓉蓉,在我今日去壶口村的时候碰到了楚留香和胡大侠,楚留香,他…已经娶了张洁洁为妻。蓉蓉请你看到这里不要崩溃!请你坚强一点!我本以为楚留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却不曾想到他真的娶了张洁洁。蓉蓉,请你不要过于悲伤,想想今后值得你托付一生的人,楚留香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你我便尊重他的选择吧。但是楚留香在情感方面,我的确要对他重新看待了,他似乎变了,但又没变,我跟他才接触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没办法看出他是不是与曾经不同了,但是蓉蓉你,想必是能发现的吧。不多说了蓉蓉,我要启程去浪迹江湖了。愿你安康。

给蓉蓉你的最后一封信:

不知蓉蓉你近来可好?有没有遇到新的麻烦?或者是依旧因为感情而一厥不起了?蓉蓉,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回师门继续学习,等学完一切之后,我不在游历江湖,不在去打打杀杀了。我想归隐山林,逍遥自在快活的过一辈子,即使不被外人熟知,但我自己快乐就可以了。这一年来,我经历过太多了,高兴的,失望的,绝望的,果然我这个初出茅庐的人不适合在这诺大的江湖里行侠仗义,潇潇洒洒的生活呢。或许归隐山林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也非常庆幸我能与你们认识,我近几日才知那个亦敌亦友的方思明,是万圣阁的少主,他问我如果我说是会不会杀了他,我说我不会,因为他没有伤害我,虽然态度对我冷冰冰,但最起码没有对我做伤天害理之事,我也就无所谓了。金灵芝也给我写信,说她坐在这个家主之位,虽不如以前潇洒快活,但奴仆们都愿意听她的,这就也让她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了。蓉蓉,这将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进了师门我会和外界断绝一切关系和联络,唯独你,我放心不下,所以我特地写了这样一封离别信告知与你,还望你不要担心与挂记,毕竟,这江湖大路,将来都要由我一人走下去。愿您安康,苏蓉蓉小姐。

「用诗经里的话来描写王者里的cp」

·诗经内容节选
·部分cp

[虞姬x项羽]
      —击鼓—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解释〉
生生死死不分离,咱们誓言记心里
我曾紧握你的手,到老和你在一起
可叹相距太遥远,我们不能重相见
可叹分别太长久,难以实现我誓言

[孙尚香x刘备]
      —谷风—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仇。
既阻我德,贾不用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
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解释〉
你不爱我倒也罢,不该把我当仇家。
我的好意你不睬,好比货物没人买。
从前害怕家贫穷,患难与共苦经营。
如今家境有好转,嫌我厌我如毒虫。

[赵云x诸葛亮]
      —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解释〉
那个可爱的小伙子啊,为何不和我说话?
因为你的缘故,使我饭都吃不下。
那个可爱的小伙子啊,为何不与我共餐?
因为你的缘故啊,使我觉都睡不安。

[小乔x周瑜]
      —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解释〉
桃树叶茂枝繁,花朵粉红灿烂。
姑娘就要出嫁,夫家和顺平安。
桃树叶茂枝繁,桃子肥大甘甜。
姑娘就要出嫁,夫家合乐平安。
桃树叶茂枝繁,叶儿随风招展。
姑娘就要出嫁,夫家康乐平安。

[扁鹊x庄周]
      —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扳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认琼玖。
匪报也,永认为好也!

〈解释〉
赠给我一只木瓜,我用佩玉报答她。
不是仅仅为报答,表明永远爱着她。
赠给我一个木桃,我用美玉来回报。
不是仅仅为回报,表示永和她相好。
赠给我一个木李,我用宝玉还报她。
不是仅仅为回礼,我要和她好到底。

[韩信x李白]
      —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解释〉
那个采葛的人啊,一天没有看见她,好像隔了三个月啊!
那个采萧的人啊,一天没有看见她,好像隔了三个秋啊!
那个采艾的人啊,一天没有看见她,好像隔了三年啊!